骨头黑猫

我永远爱刀剑乱舞和第五人格
请给我来一把刀剑乱舞的糖,
然后再来一箱第五人格的刀。

@长港   是长港太太的文!快去关注太太啊!
大家快去看太太其它的文嗷嗷嗷嗷真的棒!!

孤独的七种形态.叁之章.《?》
灵感来源:
雨狸/洛天依
孤独的七种形态(系列)
《明天》【懒惰】

别说了我去日太太lof了

有件事……我想说很久了……
其实
我是一个画(经)画(常)贼(咕)烂(咕)的画(鸽)手(手)……

p1 p2  我  自  己  画  我  自  己
【请不要在意左下角谢谢合作(泪流满面,我杀我自己)】
p3上课瞎糊

我想鸽文画奈布!(大声bb)

嘘——我们悄悄地

嘘,夏天过去了,蝉不会再叫了
但,我们想要守护的还在

白桦林中的柠檬树:

我们会悄悄地等你们回来


苟砸砸砸丶:



真实的哭泣辽。

我们悄悄的。




瓜娃子、:







嘘——








我们悄悄地,好多好多眼睛看着呢,好多好多耳朵听着呢。








千万别被他们抓住把柄呀。








我们悄悄地怀念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光。








我们悄悄地温习以前的视频。








我们悄悄地,把评论里“魔人团少一个虚伪”删去,换成“流萤真可爱”。








我们悄悄地,把弹幕里“为什么不和老白玩”删去,换成“我喜欢微笑”。








老白和流萤聊得很开心,虚伪和微笑过得非常好。








他们开心,我们就开心,因为我们是粉丝。








我们悄悄地,不要去打扰他们,不要给他们添麻烦。








我们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我们不去正主的视频下ky








我们尊重他们的选择,我们不进行道德绑架,我们相信他们的眼睛。








我们知道魔人团是以前的梦,我们不强迫所有人都留在梦中。








我们不去贴吧,不去微博,我们抵挡不住。








我们无法反驳那些人的实锤,因为我们不真正了解老白,我们没有证据。








我们无法证明魔人团依然在,因为我们不真正了解虚伪,我们没有证据。








我们不知道房管究竟代不代表正主的态度,我们不明白黑粉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们离他们太远太远。








我们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做不了。








我们太弱小,我们不需要尖爪,我们没有獠牙。








只是悄悄地,窝在一个小小的地方,互相安慰着,互相扶持着。








我们纳闷,继续前行的路,究竟是否通向未来。








 








嘘——








我们悄悄地,不要被看见;我们小声点,不要被听见。








他们不喜欢我们,我们藏起来。








我们曾经喜欢过四个人,我们悄悄地还要喜欢下去。








我们悄悄地看着“魔人一败涂地”,我们管住自己的手,我们不发表破坏心情的言论。








我们悄悄地发着文字,画着图画,我们悄悄地用自己的方式坚持。








毒唯跟黑粉来了,我们不吵架。我们把男黑粉的丁丁切掉,我们给女毒唯装上丁丁。








我们悄悄地,守护好自己的这片小天地。我们不允许他们来打扰。








我们悄悄地给自己鼓把劲,不让任何一个人失落,不让任何一个人哭泣。








我们悄悄地做着梦,又或许,不只是梦。








我们悄悄地看完贴吧,看完微博,看完各种各样的实锤。








我们悄悄地相信,既然当初选择去喜欢,就永远不会忘记曾经喜欢的理由。








白先生不回应,虚伪先生冷处理,他们有他们的理由。








这两个人是男子汉,他们可以正确解决自己的问题。








我们很理智,我们不给自己人招黑。








我们悄悄地认定,“喜欢白先生”和“喜欢虚伪先生”,这两句话永不矛盾。








我们相信魔人团不仅仅停留在夏天,因为秋天的落叶,寒冬的雪,初春盛开的鲜花,它们的美丽不逊于夏季的热情。








我们相信我们还能再努力一下,我们还想爱他们。








我们相信我们的眼睛。








我们就这样悄悄地,悄悄地关注那四个人,悄悄地做着团粉,悄悄地去爱,悄悄地相信他们终有一天会回来。








我们温和,并不软弱可欺;我们多情,并不矫揉造作。








直到某一天,出现了名叫“魔人者联盟第33期”的视频,我们悄悄地哭一场,不要惊动一阵风,不要让水面荡漾出涟漪。








然后继续去爱他们,跟之前一样。








 








嘘——








不要哭,毒唯会叫。








不要放弃,黑粉会笑。





孤独的七种形态.贰之章.《曼珠沙华的爱》(伍)番外是糖

灵感来源:
雨狸/洛天依
孤独的七种形态(系列)
《火吻》【暴怒】

恶魔开膛手杰克x警察奈布(伪父子【大概】)

私设如山:
有幼化奈出没!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警告!
————————————————————————
开膛手死了。
这个消息传遍了伦敦的大街小巷。
人们欢呼着,庆祝着,却又叹息着。
因为他们正直善良的警官与开膛手同归于尽,英勇牺牲。

年轻警官下葬的那一天,全城哀悼。

葬礼上,一位撑着伞的奇怪之人前来吊唁,在他收起伞的那一瞬间,不知从哪里疯涌出的白雾笼罩整个伦敦。
片刻后,白雾消散了。
警官的遗体也不见了,全城哗然。

一年后……欧利蒂丝庄园……

【像征正义的伦敦警察】
【和来自黑暗的开膛手】
【如果在一起】
【会怎样呢】
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红色的眼眸中满含戏谑的笑意。

"如您所见,奈布.萨贝达先生,您与杰克先生在来到庄园前就已结为夫夫。"庄园主指着照片上笑的灿烂的少年和笑的温柔的绅士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他妈在逗我???"
奈布瞪大了双眼

"夫夫?我他妈都跟这个死秃子打一年了你跟我说我俩夫夫?你逗我笑呢庄园主?"

"你别欺负我没有来庄园前的记忆。"
【不好意思,还真欺负你没记忆】
"这绝对不可能。"
"我俩要是夫夫他随便提要求。"

"哦?是吗?"
奈布突然感到一丝不妙。

"你右边的锁骨上,纹了一朵玫瑰。"
"那、那也说明不了什么!说不定是我打架的时候露出来的!"

"那……这个呢?"杰克从容地笑着,举起戴着戒指的手,刻着玫瑰纹路戒指上纹了一个"N"字。
"是不是……跟你的一样呢……"
"拿着‘J’字戒指的,小、先、生"

奈布目瞪口呆。

在被杰克扔上床的那瞬间,
奈布感到了深深的"我草"

立什么flag不好非要立这个,该。

——————————————————————

看,是糖
国庆快乐唷! ฅ( ̳• ◡ • ̳)ฅヾ(●´∇`●)ノ哇~

孤独的七种形态.贰之章.《曼珠沙华的爱》(肆)

灵感来源:
雨狸/洛天依
孤独的七种形态(系列)
《火吻》【暴怒】

恶魔开膛手杰克x警察奈布(伪父子【大概】)

私设如山:
有幼化奈出没!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警告!
————————————————————————
【】里是杰克的心理活动,"【】"是杰克说的话
()里是奈布的心理活动,"【】"是奈布说的话
【()】是两人同时所想,"【()】"是两人同时所说

"【你走神了,我的小先生】"
(咦……?)

脖子上冰凉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成功打破了年轻警官那双蓝色双眼中的空洞。

"(先、先生……)"

淡淡的白雾缓慢的缠绕上沉重跳动的心脏,颤动的瞳孔流下的充满苦涩的泪水,神情恍惚,惨白的双唇没有一点血色,像两张单薄脆弱的纸在不停的打颤,颤颤巍巍地吐出几个不成音调的字:

"(为什么……为、为什么啊……)"
"(偏偏……偏偏……是……)"
【我】

【开膛手——】

【杰克】

"奈布!小心!"

同伴惊慌的喊声强行将年轻警官游离的思绪拉扯回来,他猛地向后一倾,一个肘击,侧身,挣脱了开膛手的束缚;转身,下劈,开膛手微微偏了下身子,堪堪躲过这一脚,他做了噤声的手势:

"小先生……长大了呢……"
在朦胧的雾中,年轻的警官再一次愣住了。
开膛手轻笑着,嘴角弯起的弧度很好看,吐出的字句却并不友善,他的身后迷雾涌动,将他的身形吞没。

(我曾经说过)
【你曾经说过】

(我长大了)
【你长大了】

(可以站在您的身前)
【可以站在我的身前】

【(然后)】

(保护您……)
【杀了我】

【嗤】

红色的双眼在雾中若隐若现。

寒意从脚底直窜大脑,年轻的警官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他下意识的扭身举枪,却撞上了一双猩红色的眼眸,直觉告诉他应该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但他犹豫了。

在他停顿的那一瞬间,黑色的枪口同时也对准了他。

"【我的小先生……不太专心啊……】"
"【这可是会丢掉】"杰克笑着,指指自己的胸口,

"【性命的】"

奈布紧紧握住了手枪,枪口紧紧对准倒映在他曈孔中的那张笑意盎然的脸,他能感受到刚才咽喉旁被划开的伤口正在一点点的渗出殷红的鲜血,飘浮在压抑空气中的铁锈味刺激着每一个神经细胞。

(回不去了……)
(我……和先生……)

那双曾如裹着蜜糖般的蓝色眼眸中,现在不曾留下一点丁爱的痕迹,只有恨意……和悲伤;他再次朝他的先生亮出了狼的利牙——就像十年前的那个冬天一样。

"(您给予我生命中不曾拥有的温暖)"
"【你在我灰白色的世界留下鲜活色彩】"

"(现在你却残忍的撕开温暖的表皮)"
"【现在你却无情的抹去所有的色彩】"

"(你是我所憎恶的杀人犯)"
"【你是我所不屑的警官】"

"【(你我生来就是敌人)】"

"(我恨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恨你】"

"(我们……)"
"【不可能同活……】"

【(但能同死)】

"砰——"

树林中沉睡的乌鸦惊醒
翅膀扑腾着飞向黑色的夜幕
惊落一地枯叶和斑驳树影
夜晚的宁静再次被打破
重叠的两声枪响
在空寂的小巷里回荡
和着混乱的脚步声和慌乱的喊叫声
为荆棘鸟的歌声打着节拍

躁乱过后,警官们惊悚的发现,开膛手的尸体,随着渐渐退去的白雾一同消失在了伦敦的小巷里,只有一滩鲜血和一封镶着红色钮扣①的奇怪的信

还有一枝开得凄异的嫣红的花

但这次不是玫瑰

第十四枝花
是怒放的蔓珠沙花

————————————————————————
①:(我真不知道回声是啥。非洲人,摊手)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番外发糖【大概】!别打!
番外已经码好了,一会儿发

震惊,初中部一文手,一素描,一画手
竟对班级黑板做出这种事情!
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敬请收看悬疑恐怖推理节目《论为什么我们班的宣传委员都穷了》

被象征正义的人民币制裁的宣委
一面黑板报五十了解一下?

我哭了,你呢?  @酉益生_Guu

ヾ(●´∇`●)ノ哇~
谢谢雪梅的喜欢!
我也喜欢你(๑•̀ㅂ•́)و✧⁄(⁄ ⁄•⁄ω⁄•⁄ ⁄)⁄

第五人格表白墙:

4433
表白人 @梦月雪梅
被表白人 @骨头黑猫  @要吃栗子么

生活终于促使我
对凹凸世界和刀剑乱舞伸出了魔爪
并发出了魔性的笑声

(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的大猫猫的锤子,40米烈斩和大和守安定的笑容呢)

蠢蠢欲动的爪子
试图伸向第五人格

我对他们爱的深沉

老师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学生在课上干什么

孤独的七种形态.贰之章.《曼珠沙华的爱》(肆)

灵感来源:
雨狸/洛天依
孤独的七种形态(系列)
《火吻》【暴怒】

恶魔开膛手杰克x警察奈布

私设如山:
有幼化奈出没!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警告!
————————————————————————
(我可以站在您的身前)
【然后将枪口对准我】

【多么香甜的气息】
空气中浓郁的铁锈味黏稠的流淌着
【多么曼妙的身姿】
被血染红的地上残缺的肢体七零八落的散着
【多么可爱的表情】
血泊中穿着放荡的女人神色涣散
【多么完美的艺术品】
锋利冰冷的铁器紧贴皮肤优雅的游走,将仍有佘温的躯干开膛破腹,挖成肮脏、血淋淋的脏器扔掷在潮湿阴暗的角落任凭它吐露令人作呕的腥臭。

【我很期待】
用手帕擦拭沾染罪恶鲜血的指刃,杰克堪称恶劣的挑了挑嘴角
【小先生明日会有怎样的表情】
嫌恶的扔掉脏了的手帕,
从容高雅的绅士取下胸前的玫瑰,放置在女人空荡荡的心口

【美丽的女士】
【晚安】
【结束无聊混沌的人生游戏】
【祝您……做个好梦】

它在冰冷的空气中竭力绽放
鲜血渗透花朵的每一处
给予它最后的盛装
娇柔的花瓣小声啜泣
有露与血的混合物缓缓滴落
它将流着哀恸的泪将葬歌高唱

幽长的老巷中
谁哼唱着悠扬的小调
微笑着将悼词高声唱响

【过去、现在、未来】
【背叛、不忠、冷漠】
【肮脏、腐坏、金钱】
【我将亲手葬送她们的一切】

"该死!"年轻的警官"唰"的攥紧了手中的报纸,脆弱的纸上顿时出现了一道道褶皱,就像看报之人此时扭起的眉头一样。

"怎么了?我的小先生,发生了什么事吗?"

杰克端了一杯红茶放到奈布手边,把手搭在奈布肩上,轻轻俯下身,额前碎发打下的阴影遮住了杰克的表情。

"不,没什么。"奈布揉揉紧皱的眉头,"先生不用担心我的。"
"可是小先生看上去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他……又出现了"奈布抿了抿嘴,神情晦暗不明,半响才开口,声音干涩的让人感觉像是喝了没有加糖的苦咖啡。

"那个被害的女孩……前天我还在街上与她擦肩而过……"
"她当时还牵着她的弟弟,笑得那么开心……"

"现场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吗?"

"……只有一枝……沾满鲜血的玫瑰花……"
"第十三枝①……玫瑰花……"

"哦……可怜的人……"杰克轻轻叹息了一声。
"愿逝者安息。"
【多么可悲,令人……忍不住……】
【扼腕叹息】

【才怪】

咧开的嘴角露出恶魔的利齿,红色一点点漫上黑色的眼睛,发出危险的预警。

"我一定、一定会将亲手拘捕!"
"我会让他为他所做的、所犯下的一切付出他应有的代价!"年轻的警官咬着牙,一字一顿说,捏着报纸的手指关节逐渐泛白。

"祝你好运,我的小先生"
【那就来……】

"你会‘成功’的。"
【试着再一次抓住我吧】
【我亲爱的】
【小先生】
————————————————————————

中秋节快乐呐 ฅ( ̳• ◡ • ̳)ฅ

①:(有人猜到我这里有13是什么意思吗?跟西方文化有关)

其实奈布早就抓住了杰克,
至于是用什么抓住的,小天使们自己脑补一下呗(突然滑稽)

日安(压力大后的雷安小片段)

     地平线升起的白光打破漫长黑夜的无言,在荒凉的土地上镀上凉薄的光,黎明前的昏暗逐渐被日光撕碎。
     安迷修努力睁开被日光刺痛的双眼,干裂的嘴角鹉力扯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将手中已冰冷多时的双手又捏紧了几分:

      "早安啊,恶党。"
      空旷的黄土地上,只有沙砾风中扯着嘶哑难听的嗓音唱着哀恸的葬歌。

      没有得到回答,安迷修偏过头,自顾自地说着:

      "恶党醒醒,你还没有成为有船的海盗啊"

      "说好一起摆脱‘安没马’和‘雷没船’这个称号……  快打起精神呐……"

        仍旧没有回应,得到只有无力耷拉着的有些破旧的星星头巾的微微摆动和渐渐僵硬的躯体。

【让人沉沦的紫色眼眸】

【再也不会睁开了】

          很显然,安迷修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雷狮...你说话啊……"

"我们的目标……可是星辰大海啊……"
 
"雷狮……你个骗子……"

泪水从深陷的眼窝中流出,滑过紧紧绷绷皮肉的枯瘦手臂,滴落在两只死死相握的手上。
安迷修轻轻倚在雷狮的肩上,薄荷绿色眼眸中——象征黄土中唯一一抹生机的绿色的光,湮没在呼啸的黄沙里  他轻轻阖疲惫的双眼,沉沉睡去——与雷狮一起——陷人沉眠,做一个……  永远不会醒的梦……

【您将会被启明星加冕为最闪耀的王】

【而我】

【安迷修】

【将永远追随在‘你’的身旁】

【我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但我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
个人认为,
安迷修和雷狮——就像杰克和佣兵一样,他们的爱情都是带着毁灭性的:
战友?朋友?敌人?对手?……

一对一波三折,
一对爱恨交织。
真他妈令人捉急。

(这是一篇被考试逼疯的产物,请不要在意细节,谢谢)
(大概会有……二改……?可能……会发展成一篇文?【大声bb】)
(可能写完手头上孤独的七种形态系列会翻墙到雷安溜达?【不x你】)